首页 社会正文

filecoin fla(www.ipfs8.vip):一代宗师身影背后的战后史

admin 社会 2021-05-29 20 0


《丹下健三:构想战后日本》,[日]丰川斋赫著,刘柠译,读库出品,新星出书社2021年6月即出

何谓天职?唐杨倞注《荀子》云:“不为而成,不求而得,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之职任云云。”马克斯·韦伯话语中的“以政治为志业”“以学术为志业”,也有类似语境。若是我们把修建师分成两类——一类是以给人设计屋子为营生的“职人”,另一类是以改变人的生涯为诉求的修建师的话,后者的内在显然更靠近“天职”。从这个意义上说,丹下健三是不世出的理想修建师:因了他对这份天职的恪守,不仅使传统修建设计的畛域大大拓宽,改写了日本甚至天下都市的景观,连作为都会和修建物的主体——人的行动和生涯方式,也因空间关系的重新界说而被深刻改变。

丹下健三(1913–2005)

丹下健三的修建设计起步于战时,大成于战后。广岛旧制高中时期,他有时读到一本现代修建大师勒·柯布西耶的画册,深受震撼,遂发愿当一名修建师,并进入东京帝国大学修建系。1938年,从东大结业后,丹下虽进入柯布西耶的学生、战前日本顶尖修建师前川国男的设计事务所,也担纲过岸纪念体育馆等工程的设计,但在日益收紧的时代气氛中,国学主义甚嚣尘上,项目订单锐减,使他对职业前途感应渺茫。“横竖想做的事儿也做不了,也许倒是回炉的好时机”,索性告退,重回东大。在大学院读研时代,研究国民住宅,延续三年加入日本修建学会主理的设计竞赛,三度连任一等奖。只管提交的设计方案无一落实,丹下却成了校园名人。但彼时,他的学术兴趣实在已经逾越详细修建物的设计,念兹在兹者,是都会设计。

1946,丹下从大学院结业,成为东京帝大修建学科的助教,并创设了自己的研究室(丹下研究室,简称“丹研”)。自此,直到他1974年从东大荣休,不到三十年的时间,从那间由镌刻事情室刷新而成的研究室中,先后走出了一大批出类拔萃的修建师和精英权要,其中不乏获得普利兹克奖和日本修建学会大奖的修建大师。“天才会成群泛起”的征象,在“丹下学派”(Tange Schule)再度上演,成为修建史和文化史上的事业。

丹下在东大“丹研”

没有比修建师更依赖时运和国运的职业了。谁也不承想,青年修建师在战时的默默发力,竟成了职业生涯的起点。战后初期,民生疲敝,百废待兴,而丹研的头一个项目,是战灾中兴院(建设省前身)委托的广岛都市中兴设计。对丹下来说,广岛是有特殊情结的都会:他在那座古城渡过了高中时代;1945年8月,在奔父丧途中的列车上,听到广岛投下了“新型炸弹”(原子弹)的新闻。待赶回爱媛县今治市的老家,家园已毁于燃烧弹,母亲也追随父亲而去。

广岛都市中兴设计,前后连续了十五六年。其间,丹下还介入了一系列主要工程的设计,如广岛和平纪念公园(1955)、(旧)东京都政厅(1957)、香川县政厅(1958)和今治市政厅(1958)等。其中,1949年,在广岛和平纪念公园的公然设计竞赛中,丹研方案斩获一等奖。这个由原爆纪念资料馆、和平会馆和慰灵碑组成的综合设计方案,说来仍是一个都市设计,其定位相当于丹研正在锐意推进的广岛都市中兴设计的中核。在方案中,丹下师法柯布西耶的柱廊结构(Pilotis),倾轧修建主体,买通视野,建物与广场十全十美。在立柱的设计上,丹下从日本传统修建桂离宫的结构和比例中受到启发,既知足了力学的支持,又不失挺秀萧洒的品质,近看柱体,混凝土的外面出现出树木的纹路,可谓别具匠心。而在宏观视野上,建物的中央落在与都会的主干道和平大街相垂直的南北轴线上,左右对称。透过马鞍形的慰灵碑,恰好望见位于轴线最南端的核爆遗址上修建物残骸的穹顶。

作为纪念碑式修建群,广岛和平纪念公园完善实现了丹下对建成后的设施将成为“制造和平的工厂”的设计初衷,成为日本战后修建史上最早的经典之一。对丹下来说,虽然是最初的完制品,近乎“童贞作”,但确实是一次堪称完善的起跑。不仅是单体修建,作为一份都市设计作业,起点之高,令后世修建师瞠目,丹下一跃成为海内最主要的修建师,在国际上也声名鹊起。不仅云云,这个作品中所凝聚的种种有形和无形的方式、伏线,日后大多固化为丹下学派的设计规范,甚至成了日本修建业的行业尺度,在改写都市面容的同时,影响力也溢出国界:如柱廊结构,如基轴线,如丹下模数,等等。

客观地说,经由明治时代疾风骤雨式的西化启蒙和大正时代润物细无声式的洋化运动,早在战前,日本修建业便已完成了赶超西方的作业,整体水准不下于西欧。这从今天日本多数市随处可见的那些明治、大正期的修建遗留中,亦可窥一斑——包罗日本修建师设计的洋馆,以及关东大地震后,帝都中兴设计所遗留的“帝冠样式”公共修建在内,无论审美性,照样功效性,都可圈可点。然而,在丹下看来,战前日本的和洋折衷式修建与西方的纯现代修建,实在各有局限,均难入其高眼。究其理由,倒未必是详细修建自己的问题,有些是丹下自身的浪漫主义“洁癖”所致。

丹下有句听上去颇带挑战意味的名言:“唯美物才是功效性的。”据修建史家丰川斋赫的读解,此话有两层寄义:一是丹下试图与那种无论实态有多不堪,但只要用华美的包装加以笼罩,便能变丑为美的“美容整形”派厘清了界限;同时,与纯“功效主义”派思绪也大异其趣。功效主义者以为,只要专心扎实地去知足业主所要求的功效,冗余的元素会自动剥落。可丹下却主张:“只有被拣选者,才气缔造美。”换言之,美是能动的,而非被动。作为不能救药的浪漫主义者,他甚至以为,“修建一旦建成后,会反过来推动现实的生长,甚至刷新现实,使它其变得加倍丰饶”“我信托修建的气力”。如旧东京都政厅建成后,通过空中走廊(Pedestrian Deck)的结构,实现了人车分流。人从车站出来,可径直穿过无边墙的柱廊大厅,然后在修建物焦点筒区域乘电梯,去想去的楼层——变平行偏向的位移为垂直移动。现在,这种以车站建物群为物理中央的出行和消费方式,早已变得稀松平时,但若是追根溯源的话,实在恰恰是修建缔造的美的生涯。

丹下自己虽然没有留学履历,但因很早就致力于国际学术交流和外洋工程设计,曾系统考察过西方的修建。他看希腊、罗马时代的都市回复图时注重到:“在城中央险些都设有广场,广场在希腊时代叫做露天集市,罗马时代称为聚会场,总之都位于焦点区域,以之为中央,都市整然有序地向外延伸。”而日本传统修建,神社佛阁中有本堂、五重塔和回廊,一样平常民居中则有卧室、居间和檐廊,既体现了私与公的功效区分,又相互连通。这种整饬协调、浑然天成的空间秩序,岂非不能在都会设计中推广吗?这是丹下心里恒久挥之不去的问题。至此,修建师也触及了现代修建和都市设计的焦点,即在战后民主主义社会,“公共修建作甚”的问题,或者说,“何谓民主主义的修建”。这也是丹下不喜欢传统“帝冠样式”的缘故原由之一。可以说,从早期作品如香川县政厅,到后期作品如新东京都政厅,丹下始终在不懈探索,并给出了诸多行之有用的解决方案,从高架的柱廊大厅,到建建物前的主题广场,纷歧而足。

此外,正如丹下一直关注传统修建中“公”的功效性,何以拓展成大型现代修建的公共空间甚至都市的民主广场一样,他也试图在钢筋混凝土结构中刻意导入某些元素,往返报日本修建美的滋养,在完善功效的同时,致敬传统。如悉心考察,不难从他的设计中发现同等院凤凰堂、三十三间堂、龙安寺、清水寺等名刹古寺的影响。

丹下头脑敏锐,极富前瞻性,异常善于捕捉时代的风云,从中归纳出经济社会生长的大趋势,然后提纯为对都市设计和修建设计具有指南意义的头脑“干货”。他在构想日本的未来时,“不仅诉诸艺术家的感性,而且是作为科学家在事情”,是最早致力于“都市剖析”的日本修建师。1959年,在美国担任麻省理工学院客座教授时代,他写信指示研究室同仁,从七个方面着手观察东京相关的量化指标——实在,就是彼时的大数据模子。正是在周全掌握摧枯拉朽般都会化历程实态的基础上,丹下揭晓了石破天惊的首都圈综合开发构想——“东京设计1960”:即以东京都心为起点,一条轴线(Civic Axis)一直划到千叶县木更津。在轴线贯串的东京湾海域,设置八个街区。差异街区,以高架的海上高速公路串联起来。只管碍于种种制约,这个海上未来都市构想未能实现,却对厥后,稀奇是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的东京湾岸区域开发,发生了直接影响。更巧妙的是,原定于2020年7月召开、因新冠病毒的全球发作而被迫推迟的第三十二届奥运会的主会场,恰好位于当初丹下划定的都市轴线的起点。

二十世纪六十年月,日本经济高度增进,都会化历程提速,修建行业受其影响,破除修建物高度限制,研发出耐震柔性结构工法。从那时起,丹下最先关注和思索都市的发展问题——一个连续生长的都市应具备何种生态?1961年,丹下健三都会·修建设计研究所确立;1963年,东京大学工学部设立都市工学系,丹下就任教授。后被视为“信息社会旗头”的电通公司社长、丹下的友人吉田秀雄委托他设计电通总部大厦,以此为契机,丹下将“可举行三维通讯的修建”“可发展的修建”等理念升级到都市层面,电通项目现实上成了都会设计工程——筑地再开发的一环。

1964年东京奥运会后,丹下又提出了跨经济圈的都市化构想“东海道多数市带”(Megalopolis)。他看到在经济生长历程中,人口向多数墟市中的一定性,故预言随着新干线和高速公路的泛起,“逾越首都圈、中京圈、关西圈这种战前圈域的经济圈征象即将发生,河山将被有机整合”。而把人口万万级的都市酿成有机的生命体,要害在于通讯——“通讯是社会的混凝土”。半个世纪后的今天,拜蓬勃的交通/通讯网和完善的基础设施所赐,日本都市圈的物理界限庶几消弭,代之以加倍开放的社会组织,人的流动性骤增。

在现代修建大师中,少有人像丹下那样持久地偏执于“空间与象征”的思索。因此,无论是单体商业修建,照样巨无霸公建,甚至都市设计工程,他的设计作品都贯彻了对某种“象征性”的追求。凭证建物所处地域的历史、文化及其用途、属性,修建被赋予这样或那样的意义,但没有哪一部门是无意义的。可以说在相当水平上都是纪念碑性的作品:如奥运主会场国立代代木体育馆和统一年设计的东京大教堂(1964),如山梨文化会馆(1966)、大阪世博会庆祝广场(1970),如科威特国际机场(1979)、新加坡OUB大厦(1986),如横滨美术馆(1989)、东京都新厅舍(1991)和团结国大学(1992),等等。这也是丹下健三何以会被看成继勒·柯布西耶之后最伟大的现代修建大师的理由,同时也组成了其与后现代修建的分野。

从空中俯瞰东京国立代代木体育馆(读卖新闻社提供)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www.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左侧第二人起依次为丹下、神谷宏治、冈本太郎,摄于东京国立代代木体育馆建设工地

七十年月,第一次“石油危急”之后,日本经济猛烈震荡,海内委托全无,丹下的影响力遂大肆“越境”。今天,包罗中国的北上广深在内,日本修建师的作品早已遍布天下各国的多数会,“日本军团”成了国际修建学界实力显赫的存在。但若是往前追溯的话,丹下健三是日本修建界公认的“国际派”大先进,早期的“日本军团”清一色是丹研系修建师。先于“Made in Japan”的白色家电和汽车,在战后早期,日本孝顺于国际社会的一个著名品牌,是“KENZO TANGE”——丹下版摩天大厦和都会设计。丹研身世的另一位修建大师矶崎新回忆,早年去外洋出差,当西欧国家偕行听到他是丹研的成员时,“我的境遇会马上差异。对方马上就问‘Mr. Tange怎么样了,最近在做什么项目’,眼光中充满了好奇”。日本前宰衡田中角荣的女令郎田中真纪子,于二十世纪六十年月在美国宾州读高中时,班上的男生对她说,“我所知道的日本人,除了你之外,只有Hirohito(裕仁天皇)和Tange(丹下)”。

丹下与“丹研”的学生们,从左至右为:丹下、浅田孝、河合正一、大谷幸夫,摄于东京大学

丹下是纯粹的修建师。据他的令郎、同为修建师的丹下宪孝和学生们回忆,生涯中的丹下,是一个“无趣”之人——没有兴趣,或者说,修建就是他唯一的兴趣。他甚至没兴趣谈自己,他只谈修建。生前,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提出要为修建师办回首展,也被他婉拒。在普利兹克奖得主级其余修建大师中,生前未办过个展者,纵然不是绝无仅有,也寥若晨星。但正是这样一位“无趣”的修建师,在三十一个国家,留下了三百三十件修建作品,其中不乏新首都建设设计,或耸立在首都最具象征意义的黄金地段上的地标性修建。修建谈论家、青山学院大学教授铃木博之在谈到这位先进时,称“丹下健三是有数才气与有数时代共识的产物”,诚可谓知言。兴旺的求知欲、对美和手艺的极限挑战、厚实的外洋履历、对权力的靠近……凡此种种,换小我私人或换个时代,有一样便足以使人五迷三道,甚至彻底改道,可集其于一身的丹下,却只成就了修建这一件事:把“KENZO TANGE”范儿的“纪念碑”,建到了日、美、欧,建到了中东、非洲和东南亚。

丹下与双塔式结构,摄于巴西利亚(堀越英嗣提供)


丹下(右起第二人)在中东


正在先容尼日利亚新首都设计的丹下(选自《从一支铅笔出发》,丹下健三都会·修建设计研究所提供)

另一位丹研系修建师隈研吾以为,某种意义上,“丹下是首都(东京)修建师。确切地说,是背负着首都的修建师”。他进一步注释道:

真正有能力背负首都的修建师,百不挑一。丹下以降,有槙(文彦)、矶崎(新)、黑川(纪章)等后继者,都是卓越的修建师。但若是问他们是否背负了首都,我倒以为未必。他们活跃的主战场,玄妙地偏离了中央。固然,也许是他们有意识地避开中央,并从中发现了正面价值。可是,丹下从来没有回避过中央。相反,他从中央发现了特殊意义,并将在中央做修建的责任一扛到底……背负首都这件事,即背负国家。把国家这样一个包罗种种对立统一的庞大整体,用设计的气力来归纳整合。——《首都的修建师》,《东京人》2013年11月号

2005年3月22日,丹下健三在东京去世,享年九十一岁。晚年的修建师正式受洗,皈依天主教,取教名“约瑟夫”。根据《新约》的说法,约瑟夫是圣母玛利亚的丈夫、耶稣的养父,一个木匠。丹下的葬礼在他生前设计的东京圣玛丽大教堂盛大肆行。矶崎新在悼词中称恩师为“不懈地描绘国家肖像,最初也是最后的大师”。作为学生,他固然知道,从广岛原爆废墟出发的丹下,终其一生孜孜不倦描绘的,是一个战后民主主义国家的肖像。修建师殁后,遵照本人遗愿,其骨灰也永远保留在圣玛丽大教堂的地下纳骨堂中。在那儿,没有风水利害、位置高下之分,一律按纳骨的时间顺序,依次排列,“众生同等”。

《丹下健三:构想战后日本》是一本通俗的学术传记。作者丰川斋赫同为东大工学部修建系身世的青年修建史家,虽与丹下隔代,却有相同的学术基因,且谙熟战后史,对一部现代修建史中相互纠缠的种种蹊径斗争,条分缕析,如数家珍,技如庖丁。他以粗线条勾勒战后日本的生长轨迹,间或与修建师的职业生涯交互出现,立体地回复了传主怪异的修建人生,同时也对“丹下学派”这个现代修建史上极其主要的征象做了一番素描。

在丹下“巨匠”的身影背后,以丹研八位“小僧”为代表的丹下学派大神,不仅个个身手特殊,且性格迥异,各怀韬略,先后于差异时期离巢自主,在国际舞台上施展理想,陆续成了着名度不逊于丹下的大师。他们中有的人追随丹下,至今仍不知疲倦地辗转于中美欧各大建设工程的现场,醉心于用设计蓝图来改变都市和生涯;入仕者有之,做了建设省、通产省高官,以更宏观高蹈的视界来审阅都市和修建,一言九鼎;有的则从“国家盛宴”工程的近道,厕身政治,热衷于在主流媒体上饰演明星,到头来“壮志未酬身先死”;更有人通过“弑父”,来挣脱以守旧着称的东瀛修建业的桎梏,试图用差其余语法来重构修建语言……只管路径差异,选择各异,但从历史脉络上看,他们身上都打着“TANGE”的胎记。自丹下本人始,到“丹下学派”的众多修建师,这个群体的打拼和缔造,不仅改变了日本和天下都市的天涯线,而且自己就是一部为修建物的外立面和玻璃幕墙所折射的战后史。无论成败,令人欷歔,也发人深思。

丹研学生谷口吉生设计的铃木大拙纪念馆“水镜之庭”(minack/PIXTA)

最后,还需附带提一句:本书原为日本岩波书店“新书”之一种。遵照岩波新书面向民众传布新知的去专业化传统理念,日文原著中并无注释。中文版中所有脚注,均为译者添加,旨在利便中国读者对相关知识和靠山的读解。若有讹误,责任全在译者。

(本文系《丹下健三:构想战后日本》一书译后记)

Max pool

Max pool网(www.ipfs8.vip)是FiLecoin致力服务于使用FiLecoin存储和检索数据的官方权威平台。IPFS网实时更新FiLecoin(FIL)行情、当前FiLecoin(FIL)矿池、FiLecoin(FIL)收益数据、各类FiLecoin(FIL)矿机出售信息。并开放FiLecoin(FIL)交易所、IPFS云矿机、IPFS矿机出售、租用、招商等业务。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本站Allbet欧博官网的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