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正文

来聊聊70年代老槟城的新春

admin 快讯 2020-01-27 44 0

报道:刘慧贞
摄影:梁僡育、资料图

老槟城的新年,听说和现在很不一样。
那时有的,是一年仅一次的珍贵出游和黑白色相片。
老槟城的新年,没有名牌商场,没有社交网络。
有的是寄不到目的地的手写贺年卡,还有那不再有人准时收听的电台贺年曲。
那是我们这一代人不曾参与的,曾经,却是他们珍而重之的一段美好光景。

追溯那些年春节

朴素的70年代,多数人居住在甘榜,大家族同一屋檐,长形的亚答屋里住着40多人,堂表兄弟姐妹共用一间房。过年时,身在远方的邻里都回乡了,每家每户同聚,放鞭炮、玩牌、播放贺年曲。有时候,冲天的鞭炮会落到亚答屋上,左邻右里5秒内拔腿赶到,两下子便把火灭了。

然而这场景已不再有。身在速食时代的我们,只发现父母转发新年贺语比我们慢,对新年服饰的品味和我们不太一样,对传统过年习俗的坚持,都超乎我们的想象。而我们,可曾坐下来和父母聊聊天,了解他们以往的新年怎么过?

为了更好地追忆过往,德惠、德仁、洋心和秀丽一同聊起了小时候,年龄相仿的他们有着大致相同的新年回忆。闲聊里,片段重现,他们追溯70年代的老槟城,与怀念的新春佳节再度碰面。

疑患A型流感 残障少年周一去世

死者弗兹弗占伯祖卡米尔。 残障少年疑患A型流感,于星期一(13日)去世。 巫文报章《光芒日报》引述48岁母亲聂慕兹丽花的话,指刚开始以为她的12岁孩子弗兹弗占伯祖卡米尔,患上普通发烧。 “我星期五晚上先带他到诊所接受治疗,但医生指他的摄氏38度身体温度,是患上普通的发烧而已。” “星期六,他突然出现癫痫,我再带他再私人医院,医生检查后指他患上A型流感。” 她说与丈夫早已作好充足防范A型流感侵袭的措施,惟仍敌不过命运。 她表示,不清楚儿子早前在何处染上A型流感,但丈夫早前曾发烧,惟服药后痊愈。 她呼吁公众,若孩子发烧,要马上求医;诊所在A型流感肆虐的这段期间,先为病患抽血检验进行初


来聊聊70年代老槟城的新春  第1张
盛秀丽,51岁。以往每逢过年,秀丽都会和堂表兄弟姐妹们一起出游,感情十分要好。

对于新春,那时的他们储存着一整年的期待。唯有到了新春,他们才能拥有一年一次的出游。这时候,他们才能换上新衣,久违地照一次相,吃上一顿丰盛飨宴。如今,这些期待都已垂手可得,他们却不舍那段难得的时光。

秀丽:“那时新年一定会去的地方,就是极乐寺、升旗山、植物公园和武吉登贝。那时一定会有人背着大袋子,拿着摄像机,等着帮人们拍照。”

德仁:“只有在新年或者大日子,我们才有机会和家人一起照相,那时人们多数买不起照相机。”

德惠:“我还记得,那时要上升旗山,就要搭好几辆巴士,一定要搭的就是林成成的青色巴士。”

洋心:“人力车也是其中一个交通工具,那时我和母亲还会帮忙推车,因为拉车的人实在太累了。”

他们不计代价,也不计跋山涉水,甚至使尽法宝,都要抵达游玩的地方。万一错过了,便要再等上1年。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不代表本站Allbet欧博官网的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